MENU

驱动中国未来增长的是什么?

2014 年 09 月 12 日 • 阅读: 481 • 世界经济论坛

2014年09月12日

我是怀着谨慎乐观的方式来看待未来中国的经济前景 — 谨慎是因为经济体扭曲泛滥,从广泛的资源分配不当,到高度扭曲的推动恶性循环的宏观经济结构,都是如此;但是乐观,也完全出于同样原因。重大和普遍的扭曲的存在意味着还有增长空间。分配不当越严重,增效潜力越大。

中国不同于其他国家,因为该国有着高度扭曲的经济体。过去的中央计划遗留下许多扭曲,仍有待通过几轮单项改革逐一消除。因而,不像今天的许多新兴经济体,也不像过去的东亚四小龙,中国具有强大得多的发展工具:改革。可减少扭曲、将现有资源按最高生产率的用途重新分配的改革,将刺激生产力增长,而且改革天生就比资本积累可持续得多。

过去,从低生产力领域向高生产力领域的大规模劳动力重新分配已经是增长的一个重要源泉。首先,从 20 世纪 70 年代末期开始,是农业的劳动力向制造业重新分配。其次,在 20 世纪 00 年代,劳动力从低生产力的国有部门转移到私营部门,激发了另一轮增长。下一轮增长将来自资本向最高生产率的用途的重新分配。

迄今为止,资本市场是经济体最扭曲的部分。私营部门,特别是中小企业,渴望资本。资本从国有企业(吸收了太高比例的国家投资)重新分配到更高生产率的私人企业以发挥更有效的用途,这可以创造下一次中国增长迸发的大浪潮。但关键的要素是改革。

另一个乐观的理由是,劳动生产力增长较高,人力资本在快速积累。尽管中国传统上一直是一个重视教育和任人唯贤的国家,独生子女政策本身已加快了人力资本的积累。在我与塔哈•舒克马内(Taha Choukhmane)和尼古拉斯•考达希尔(Nicolas Coeurdacier)合著的《独生子女政策和家庭储蓄之谜》(TheOne-child Policy and Household Saving Puzzle)一书的研究中,我们发现,一个小孩比双胞胎(独生子女政策下出生)接受多得多的教育投资;就一个介于 15 至 21 岁之间的孩子所受的扭曲性教育而言,前者接受的投资几乎是后者的两倍。

理由很简单:其中有数量和质量的权衡。20 世纪 80 年代和 90 年代,大多数城市家庭都只有一个小孩,可以有能力更大幅地投资孩子的教育。教育投资直接转化为受教育程度;与独生子女相比,双胞胎读技术/职业高中而不读普通高中的可能性大 40%。很简单,这意味着我们有着超级一代的受高度教育但可能心理受压的独生子女。

然而,高人力资本和熟练劳动力和大学毕业生的大规模融入经济体,并未转化为实际的就业创造。中国当前和未来的问题与美国相反。虽然对技术劳动力的需求不断增加,但供应速度却在变慢,而在中国,情况相反。中国新增多达每年 700 万大学毕业生,这已经导致许多年轻人没有工作。

创造就业是中国经济的一个普遍问题。就业率增长经历了一个快速增长期,但每年平均只有 1%左右。就业创造率低的背后是什么原因?一个关键因素是,经济过多地偏重于制造业。该行业经历了劳动生产力的最高增长和实际就业率的低增长。相反地,服务业有较低的劳动生产率和较高的就业增长率。为了创造就业,中国经济需要从制造业和第二产业向服务业重组。

但是,给制造业打气也许会回到一个历史思维和过于重视生产的偏见;更多地生产,接着出口。超过国内吸收能力的高生产无一例外地会导致较大的贸易顺差,但这已不只是汇率失调的问题,也几乎无助于纠正全球失衡。

不过,低就业增长、疲软消费、环境问题、短期增速放缓、大的外部失衡等这些受关注的标志都是同一问题的症状:维持恶性循环的高度扭曲的宏观经济结构。在这一循环中,金融抑制和工资抑制补贴了出口和生产。较低的劳动和资本收入削弱了家庭需求,抑制了家庭消费,因而政府被迫更多地依赖于出口和投资来维持 GDP 增长。反过来,这需要进一步的挪用家庭资源的扭曲性补贴。以此类推。

尽管看起来迥异,中国一些最有争议的政策(资本控制、固定汇率和低估汇率、受管控的利率、金融抑制和工资抑制)共同织出了一张扭曲性政策的网,它们互相联系、各自独立和共生。这张复杂的网使经济陷入一个扭曲的循环:陷得越深,就越难脱身。

因而公正地说,中国经济哪里有弱点,哪里也就有持续增长的机遇。仅仅纠正现有资源的分配不当,尤其是资本资源的分配不当,便可激发出令人想象不到的更大增长。但无论这是否发生以及将需要多久,一切都取决于如何成功和迅速地实施改革。

人们还可做出合理的积极预测,独生子女一代在几年时间内一旦成为经济的关键推动者,将提高生产力。但是,如果政府思维和对生产型经济的偏见不经历一些很大的改变,这些优势都不会完全落到实处。

最后编辑于: 2019 年 07 月 27 日
返回文章列表 文章二维码
本页链接的二维码
打赏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