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做互联世界的核心

2019 年 02 月 25 日 • 阅读: 294 • 专栏,财新

来源于《财新周刊》

2019年02月25日 第07期

成为全球互联世界的核心组成部分,会让中国拥有更大的影响力,处于更安全的地位

文丨金刻羽

伦敦政治经济学院副教授

不少国家对中国在全球舞台上日益积极的努力持怀疑态度,认为这是中国寻求成为另一个世界霸主的尝试。这种看法极大阻碍了中国充满善意的努力。中国不寻求成为另一个世界霸主。

在这个全球互联的新时代,全球领导力不再是一个超级大国制定规则、所有其他国家适应规则,而是一个超级大国发起、扩展全球网络,并确保其受到有效的保护。

与以往相比,今日的世界无论是技术、公司、银行,还是全球供应链,都在形成越来越紧密的网络。

不管是应对全球气候变化,还是改善国际金融体系或者全球供应链,这些努力都具有很强的跨国属性。甚至,连那些迫在眉睫的挑战,比如技术替代工人、人工智能取代人类等等,都不是单个国家能够独立解决的,而是需要国家之间的协调和合作。

全球经济正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加相互关联、交织在一起。替代和竞争正在让位于互补和合作。

当技术不断进步、贸易成本下降时,发展中国家的廉价劳动力成为了重要资产;中东国家的石油在150年前是几乎无用的,但今天却是全球产出的重要投入;铑和锂现在极具价值,只是因为世界需要电池来驱动电动车。

网络和连接让各国独有的资源和产品更有价值,这反过来又使整个网络和联通渠道更具价值。我们不再是在一个零和博弈的世界里,而是在一个一国福利能直接影响另一国福利的世界中。

这意味着连接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重要。类似“一带一路”这样的倡议有助于建立国家之间的联系,加速各国的经济发展。

阿塞拜疆盛产美味的黑鱼子酱,如果没有交通连接,当地人仍然会大口吃着它,作为获取蛋白质的手段。现在,黑鱼子酱可以通过令人咋舌的价格卖到全球其他角落,阿塞拜疆人可以过上更富裕的生活。

然而,在国际范围内建立连接是困难的,存在大量来自政治、信息、激励机制等方面的跨境摩擦和扭曲。而且,较小或贫穷的国家可能没有能力和资金来搭建这些交通连接。此时,大国可以提供必要帮助,吸收其中一部分风险,缓释这些扭曲。中国应该将自己塑造成全球网络的支持者和引领者。

居于网络中心的国家或群体,有时会比力量最强的更好吗?

历史上有过这样的例子:14世纪的意大利佛罗伦萨,美第奇家族绝不是最富有的,也不是最有政治权势的,但是它通过家族通婚、经济关系和政治赞助,成为整个意大利家族网络中最中心的组成部分。这个家族最终被后世视作“文艺复兴之父”,在史书上将其他所有家族都甩到身后。

中国成为现代互联世界中最核心的组成部分,对自身也有好处。

首先,在一个相互交织和开放的网络世界中,中国可能比其他任何国家都获益更多。不仅开放的贸易、开放的信息基础设施可以利用中国的技术,而且还可以提高影响全球合作倡议的能力,比如,多边开发银行和应对气候变化等。

此外,通过将自己嵌入全球体系、成为不可或缺的一部分,中国可以有一个更安全的地位——不会仅仅因为美国感到中国崛起的威胁,就被全球体系驱逐。

和与美国进行传统意义上的竞争和对抗相比,变成一个全球网络引领者可以让中国在实质上拥有更大的影响力和更高的安全系数。

但是,这也意味着中国必须承担更大的成本来支持全球网络,就像美国承担北约国防开支的一大半一样。

随着美国进一步卸去其在国际舞台上承担的重要责任,中国应该做相反的事情。中国的使命不应仅仅是成为全球最大的经济体,或是富裕的经济体,也应看到搭建一个能帮助其他国家繁荣发展的网络架构的责任及回报。

标签: 无
返回文章列表 文章二维码
本页链接的二维码
打赏二维码